新闻动态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华宇动态 >

用现代的观点和语境去解读话剧《亲爱的 胡雪岩

发布时间:2018-10-10   来源:华宇
 

  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 剧照

  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 剧照

  8月24日~25日,香港话剧团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将在广州大剧院连演两场。这部香港话剧团金牌制作班底打造的口碑之作,将以全新修订剧本、新演员配搭及全新设计复排制作,以更精炼的舞台语言呈现晚清商人胡雪岩的传奇一生。此番广州演出,也开启了该剧在内地多城市巡演的序幕。日前,该剧主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道尽了这部剧的台前幕后。谈到这部话剧长演不衰的秘诀,编剧潘惠森表示:“可能是因为我们够诚实吧。”  

  这部口碑炸裂的话剧首度来穗

  作为香港历史最悠久、规模最大的专业剧团,香港话剧团以其制作之精良、表演之扎实坐拥一帮铁杆粉丝。《新倾城之恋》《德龄与慈禧》《最后晚餐》《有饭自然香》……几乎每一部都会留下好口碑。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是香港话剧团为数不多的一部历史剧。

  20年前,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由香港资深剧作家潘惠森创作而诞生,并在两年后荣获第十届香港舞台剧最佳剧本奖。2016年,香港话剧团导演司徒慧焯重新打造此剧令其焕发新的生机。

  此次,2018新版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于8月24~25日在广州大剧院上演两场后,将开启内地多城市巡演的序幕。

  追梦而达无坚不摧的境界

  编剧潘惠森翻看旧稿,想到的其实是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的小说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,因为“盖茨比这个人有着一种异于常人的追梦的激情,我觉得,现如今,有梦的人已少,有梦而去追的人更少,追梦而达无坚不摧的境界者,可谓奇人异事了。我希望我写的胡雪岩,也有这种魅力”。

  20年前,潘惠森在创作剧本时,首先对“雪岩”这个名字感到费解:“在我的意识里,‘雪’和‘岩’是如此充满戏剧性的矛盾。事实上,胡雪岩也不辜负这个名字的意韵,一生大起大落,活出一台精彩大戏。”

  剧本中,潘惠森引用了一副对联来衬托出胡雪岩对人生的体悟:名场利场无非戏场做得出泼天富贵,冷药热药总是妙药医不尽遍地炎凉。“他看得透,但跳不出,毕竟,他也是人,不是神。”潘惠森表示,“人生应该去追求什么?这是我希望人们看完这部戏后会去思考的问题”。

  “亲爱的”是一种知己般的慰藉

  在舞台上饰演胡雪岩的潘灿良,对于此次出演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,他表示:“剧本丰富、浓缩,每场戏跳跃很大,是很大的挑战。有趣的是,他不是以赚钱的态度去对待他的世界,他透过经商这方法,令自己更有能力为人,赚钱不过是他擅长的生活方式,然后他有更多事情想做。不过,编剧、导演对人物有更大的拓展,会带出他的野心、欲望。”

  该剧31幕分场,极尽机巧的舞台布景、皮影戏加上戏曲身段,弥漫着烟火气,却不失历史正剧的风范。

  该剧背景虽是晚清,但台词、逻辑思维方面并不追求复古,也不是要去讲一个所谓“史实”中的胡雪岩,正如导演司徒慧焯评价,这个胡雪岩“跳脱灵巧又狂妄自信,甚至有现代人的观点和语境”。

  剧名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,胡雪岩“可爱”之处在哪里呢?在现代人的观点中,可能在于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:他要飞黄腾达,早早就选择了要成就一番事业。这个戏,最终写出了胡雪岩起伏一生中的意气风发与最终陨落。而穿越漫漫的时空,胡雪岩也可能在后人一句“亲爱的,胡雪岩”中,得到知己般的慰藉。

  2018版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,“无论是导演、演员还是舞美、音乐,都是从头来过,跟排一个新戏没分别。至于会不会有让人期待之处,我当然希望有,但观众说了算。”潘惠森说,“观众喜不喜欢不是我能掌控的。我能做的,就是诚实地创作。观众为什么会喜欢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?也许就是因为我们够诚实吧”。

  越多人分演,

  越显得他独一无二

  2016年版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,是司徒慧焯执导的第100个舞台剧。此番重新制作,司徒慧焯表示,这次从剧本处理、导演手法、演员配搭、舞台设计都推陈出新,“是重新演绎”。司徒慧焯要借胡雪岩事迹紧扣当下瞬息万变的世道人心。

  新版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有大刀阔斧的改动,“2016版胡雪岩大半生追名逐利后选择放下,这次他深深不忿、觉得不能放弃而仍想有所行动。要满怀希望,还一定要踏实做点事情”。

  2018年版的《亲爱的,胡雪岩》精炼不止在剧本,更呈现在舞台设计及演员调度上,以前的舞台设计以箱与框为意象,这次则用上黑色铁链做帘子:“这次的景是个黑洞,胡雪岩置身自己的黑洞。黑色铁帘似水又似波浪,可以穿过去,有时却被封住;它们亦像纱一样朦胧。”